韦德国际

“最早的武汉”:长江黄河文明融合的结晶

2020-01-20 09:36:40来源:新华网

中华文明经历了5000多年的历史变迁,但始终一脉相承,体现出生生不息的韧性。中华文明的韧性,体现在经风历雨、绵延不断的历史大势,也体现在多难兴邦、苦难辉煌的历史时刻,更体现在那些掩埋于岁月流沙之下的历史细节。新中国考古发现和历史研究不断揭示着一件件尘封已久的往事,破译一个个中华文明延绵不息的密码,管窥到中华文明韧性在漫长历史中的基因形成。

94cad1c8a786c917a0b6b65e3f3765c93bc75735.jpeg

在没有高铁、高速公路的远古时代,河流是区际最通畅的连接。中国幅员辽阔,长江、黄河贯穿东西,自古就是华夏大地的主脉。而在大运河被开凿以前,汉江犹如人体的“带脉”,沟通南北,打通中华文明的“任督二脉”。

汉江蜿蜒浩荡,从汉中一路奔腾,穿关中、越秦岭、跨江汉平原,至大别山西侧汇入长江。汉江入口,便是两江三镇、江汉代宗的“大武汉”。

什么是武汉?有人说是江湖之城,有人说是九省通衢,有人说是商贾辐辏,有人说是得中独厚。而在史籍中鲜有记载的是,这里也是长江流域已知布局最清楚、遗迹最丰富的商代早期城市,长江流域青铜文明的中心。在考古学问上,它是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学问走向一体化的样本,是中华文明“融合”特征的早期结晶。

3500年的“城市之根”

“最早的武汉”在哪里?随着2019年9月盘龙城遗址博物院的正式开放,盘龙城作为武汉的“城市之根”,成为市民了解自己城市根脉的鲜活教科书。

这座展陈丰富的博物院,连同逐步“复原”的盘龙城城垣城壕遗址、宫殿建筑区、墓葬区等文物本体,综合再现了长江中游商代早期文明,也成为海内外人士认识华夏早期文明的生动遗迹。

盘龙城遗址在1954年被发现。那年初夏,长江与汉江汛期提前到来,洪峰一浪高过一浪,武汉全市人民紧急动员投入抗洪抢险。在抢险防汛中,临近江堤的盘龙城成为固堤取土的地方。那时,人们并不知道,这厚厚的黄土中,竟然埋藏着数千年的秘密。直到不时传出在这些土层里有青铜器被挖出的消息。

退水后,文管专家通过调查,认为盘龙城遗址可能是一座商代城址。1963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长江工作队对盘龙城进行首次发掘,出土了一大批青铜器、玉器等,揭开了长江中游首个商代城址的神秘面纱。

远古先民“刳木为舟,剡木为楫”。3500年前的盘龙城人凭借长江、汉江和四通八达的河湖水网,往来南北,奔走东西,建造了这座长江流域第一商城。古城城垣宽阔高耸,外围壕沟环绕,城内宫殿巍峨,城外还有村舍民房、街市作坊,一派繁盛景象。

首次在黄河中游地区之外的湖北发现早于商代晚期的城址、墓葬和青铜器,促使考古工编辑重新评估早期文明在长江流域的发展水平。不少学者提出,此前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摇篮这样的社会性认识并不全面,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也应该是中华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历经几代人努力,至今已发掘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发现了宫城城垣、城壕、宫殿基址、贵族墓地、铸铜作坊、灰坑、窑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文物达3000余件,曾入选“20世纪中国100项重大考古发现”。盘龙城所表现出来的学问面貌,与中原地区相对应时期基本一致,说明了3500多年前的商王国,已至少是南达长江、幅员广大的国家。

2006年,盘龙城遗址被正式列入国家大遗址保护项目。2017年12月,盘龙城遗址跻身中国36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之列。自2019年初试行开放以来,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在研究保护与考古发掘并举的情况下,累计吸引观众近百万人次。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院长万琳说,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面积6.55平方公里,包括博物院与文物本体保护展示工程项目、考古工作站、考古发掘现场,以及制陶作坊与考古体验场所,中外游客可以来到这里深度“游览”3500年前的长江中游“城市”。

在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里,名为《江汉泱泱商邑煌煌》的遗址陈列展览包括“浪淘千古”“故邑风物”“角立南土”3个部分,全面展示了盘龙城的繁荣与发展。其中青铜圆腹鼎、中国迄今为止发现最大的青铜钺、中原学问最早出现的金器“绿松石镶金饰件”、大量的大型陶制水缸等重要文物集中展现,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

被誉为“镇馆之宝”的绿松石镶金饰件尤为引人瞩目。2014年在盘龙城杨家湾17号墓出土的这件珍贵文物,是目前所见的唯一一件商代早期最完整成型金器,器物原以近千片人工磨制的细小绿松石贴塑而成,出土时保存了500余片。检测得知,饰件含金量达到89%,十分罕见,暗示墓葬主人可能是盘龙城最高等级贵族或首领。

复原的宫殿基址是黄土夯筑的台地,显现出“前朝后寝”的布局:北面的一号宫殿为并排的四室,应为寝居的“后室”;而南面的二号宫殿,主体建筑为一座大厅,应为议事的“前堂”;两座宫殿处在同一轴线上,坐北朝南,浑然一体,显现出宏大的气势。这种“前朝后寝”的宫殿格局,在中国古代,直至封建末期北京紫禁城都一直延续。

青铜时代的“九州通衢”

《诗经·商颂·殷武》:“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

从公元前17世纪到公元前13世纪,盘龙城存世时间长达300多年,它经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盘龙城的发现和研究拉开了长江中游考古研究的序幕。

盘龙城的主要学问特征与同期中原商学问是十分相似的。研究发现,盘龙城与中原商学问遗迹,在城垣的夯筑方法与技术、城内大型宫室基址的格局、“四阿重屋”的建筑风格、木椁墓主埋葬习俗等方面,都有着极大的共同性和一致性。

结合考古资料,人们认为早在商代初年,长江中游江汉地区已属商王朝统治的南土范围。考古学家李学勤根据盘龙城遗址的面貌与郑州商城等中原同期遗迹十分相似的特征,认为盘龙城属于商王朝统治区域的“南土”。

也有学者认为,盘龙城是商王朝势力向南推移的进程中建立的军事据点,目的是控制长江中游丰富的铜矿资源。考古发现,商周时期的铜矿遗址多出现在长江中下游。今江西瑞昌的铜岭、湖北大冶的铜绿山、安徽铜陵和南陵等地,都发现了商周时期的大型铜矿遗址,形成一条源源不断的青铜原料供应带。

盘龙城遗址考古发掘领队、武汉大学教授张昌平先容,考古队先采集到一个石范,即古代铸造工具用的模子,遂顺着线索往北开展工作,后在盘龙城小嘴遗址发掘1000多平方米,惊喜地发现用来浇铸青铜器的陶范。此外,又发现各个生产环节相关遗物,如铸铜原料木炭,炼完铜的铜渣,打碎准备回炉的铜器等,及铜颗粒、坩埚等。随着考古工作推进,考古队还发现了灰沟、灰坑、房屋等遗迹。

“盘龙城铸铜遗址是目前所见唯一远离都城的大规模铸铜遗址,其复杂程度远超想象。”张昌平指出,盘龙城不仅是曾经认为的“商王朝南下的军事据点”,而且是有独立青铜器铸造的地方中心。

“和今天的武汉市一样,盘龙城也曾是一座中心城市。”张昌平认为,环境研究表明,盘龙城土地贫瘠,也许不太适合农耕,夏商王朝选择这里建设城市,是因为其地理位置便于辐射四方,特别是连接中原。

张昌平说,考古发现盘龙城城市发展的各个阶段,从青铜器造型、装饰乃至技术的演变,到社会习俗的变化,都一直与中原地区政治中心保持同步性。鼎盛时期的盘龙城应该控制了长江中游甚至更加广阔的地区,西至湖北荆州,东南到江西九江,大批早商时期聚落都与盘龙城保持密切关联。

这样广大的地区结束了漫长的新石器时代,和盘龙城一样一并进入青铜文明的发展时期。

万琳认为,盘龙城遗址文物传递的学问信息不仅体现自身特色,也彰显多元学问因素的共同影响。盘龙城出土的鼎、簋、觚、爵等青铜容器,与中原出土器类特征基本一致,表明了中原学问与南方学问的交汇与融合。

“盘龙城也是南方学问向北传播的一个重要节点。”万琳说,它接受了下游学问的影响,比如这一时期,印纹硬陶的主要产地在长江下游,中原地区十分少见,盘龙城则介于两者之间。

有学者将中华文明的起源,概括为以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为主干的大两河流域文明。那么至少可以说,到夏商时期,这个大两河流域已经实现了充分的“融合”。盘龙城不论是作为商王朝的“南土封国”还是“军事据点”,或者是古楚学问的“土著方国”,都毋庸置疑是这种融合的产物。说它是青铜时期的“九州通衢”,亦不为过。

江汉泱泱见证学问多元一体

置身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里,夏季绿树成荫、湖光潋滟,冬季寒风萧瑟、旷野无垠。这里演绎着四季交替和沧海桑田,每日迎来送往兴趣盎然的参观者。站在北城垣上向南望,整座城尽收眼底,犹存的城墙和基址令人浮想起这座远古城市曾经的繁荣和辉煌。

如果将眼光放得更久远更广阔,在滔滔江水浩荡奔流的长江两岸,人们已发现更多、更早印证了中华文明起源与发展的历史印记。浙江余杭良渚、湖北天门石家河等新石器时代遗址,都是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的实证。

盘龙城青铜器的主要特性,与中原地区保持高度一致性,但也有一些明显的个性因素,为长江中游地区后来的发展打下基础。盘龙城的陶器、玉器,则延续了长江中游石家河学问的许多特征,其出土的玉鹦鹉、玉蝉,与石家河玉器就颇为相似。

在中华学问的多元一体化进程中,位于两江交汇之处的盘龙城,似乎历史性地承担了某种传承使命。

在存续了约300年后,盘龙城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之中。但是,长江中游多元学问的交融并进没有中断。盘龙城后,这里依旧承继学问融合的历史责任。

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就发生了俞伯牙、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典故。这里还有中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问津书院”,相传为孔子周游列国时,使子路“问津”于长沮、桀溺的地方。

从东汉末年的“夏口”,到唐宋时期的武昌,这里不仅是重要的军事据点,也成为南北文人荟萃之地。无数文人骚客曾吟诗黄鹤楼,李白更自称“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这座从三国时代至今已历十余次重修的历史名楼,反映出各个历史时期不同的建筑风格和时代特点。

明代以后,长江河道水运勃兴,港口码头发达,武昌汉口崛起,“云贵、四川、湖南、广西、陕西、河南、江西之货皆于此焉转销输”。时人记述,“水陆之冲,舟车辐辏,百货所聚,商贾云屯”。至明末清初,汉口与朱仙镇、景德镇、佛山镇同称天下“四大名镇”,成为全中国水陆交通枢纽、天下商贾聚集之地。“九省通衢”之誉由此而得。

至晚清之时,武汉更是成为近代商贸经济和新兴思想学问的集散之地,一跃而为雄踞长江中游的商埠,享有“东方芝加哥”的声誉。汉口街市商业的繁盛更是洋洋大观,号为“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夜明”。当然,还有湖广总督张之洞在这里推行新政、创办实业、兴修铁路,为武汉成为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和坐镇中部的工业重镇奠定基础,也为武昌起义打响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第一枪埋下了伏笔。

从3500年前古云梦泽畔盘龙城的兴衰,到占据长江天险的武昌城的兴起,以及汉水改道后汉口商埠的繁荣、近代工业的勃兴,乃至今天一个新型国家中心城市的崛起,“大武汉”的古今发展史,就是一部学问文明融通汇合的历史。

今天,当大家徜徉在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抚摸城垣故土,端详璀璨铜锈,古今武汉颇不相同的自然人文景观跃于眼前。这些历史的碎片都在诉说着先民出色的青铜学问和中国古代文明多元一体化的斑斓进程。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编辑:{{content.author}}

字号

本文章/书籍为收费内容,价格为{{articlePrice}}元。包年会员可直接查看全部内容,充值成为包年会员请点击 充值

查看全文
{{countPraise}}
  • {{item}}

相关文章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韦德国际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韦德国际”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韦德国际,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韦德国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编辑:{{content.author}}

字号

附件

{{item.title}}

{{countPraise}}
  • {{item}}

相关文章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韦德国际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韦德国际”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韦德国际,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韦德国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content.source}}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相关阅读

{{content.title}}

价格:{{content.articleExt[0].value}}元
确认购买

直接前往充值包年会员?

请打开手机微信扫一扫进行支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